《汉语方言概要》吴语(引言)

Print
Category: Uncategorised
Published on Friday, 04 May 2007 Written by 袁家骅

《汉语方言概要》吴语(引言)

发布时间: 2007-1-07 12:05    作者: 袁家骅    来源: 《汉语方言概要》

远古时期,今吴语区的居民情况不得而详,古文献中的记载也只能作为参考。《小戴记· 王制》 :“东方日夷,被发文身。”又说:“南方日蛮,股题交趾。”《正义》解释“雕题”是“以丹青雕刻其额”。又说:“非惟雕题,亦文身也。乃可见夷和蛮风俗相同。东夷南蛮大概分布在今山东江苏浙江沿海地带。

《史记· 吴太伯世家》:“吴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贤而有圣子昌,太王欲立季历以及昌。于是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 … 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勾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余家。”《正义》补充说:“太伯居梅里,在常州、无锡县东南六十里。至十九世孙寿梦居之,号勾吴。(《索引》:“勾者,夷之发声.犹言于越耳。”)寿梦卒,诸樊南徙吴,至二十一代孙使子胥筑闾都之,今苏州也。”

《史记· 越勾践世家》:“越王勾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按《 吴越春秋》 云:“禹周行夭下,还归大越,登茅山以朝四方群臣,封有功,爵有德。崩而葬焉。至少康,恐禹迹宗庙祭祀之绝,乃封其庶子于越,号日无余。”贺循《 会稽记》 云:“少康其少子号日于越。越国之称始此。戈越绝记》 云:“无余都会稽山南,故越城是也。”

春秋时代,吴王夫差为越王勾践所灭。越并吴后六世,复并于楚。后来楚国又被秦始皇并吞。汉兴以后,刘邦封其侄刘澳为吴王。刘澳在文帝景帝年间,招致天下娱乐子弟枚乘邹阳严夫子等。

周秦时代吴越方言没有留下什么文学遗产,只在赵晔《 吴越春秋》 和刘向《 说苑》 等书里有些零星的记载,让我们能想象吴越方言的存在。《 吴越春秋》 里的“渔父歌”,长句参差,近似楚辞,而不象诗经整齐简短。全文如下:

伍员奔吴,追者在后。至江,江中有渔父。子 青呼之。渔父欲渡,因歌日:“日月照耀乎寝已驰,与子期乎芦之漪。”子晋止芦之漪。渔父又歌日:“日已夕兮,余心忧悲,月已迟兮,何以渡为,事寝急兮,将 奈何?”既渡,渔父视之,有饥色。曰:“为子取饷。”渔父去,子青疑之,乃潜深苇之中。父来,持麦饭、鲍鱼羹.盎浆,求之不见,因歌而呼之曰:“芦中人, 岂非穷士乎?”子胥出。饮食毕,解百金之剑以赠,渔父不受。问其姓名,不答。子青戒渔父日:“掩子之盎浆,无令其露。分渔父诺。子青行数步,渔者覆舟自沉 于江。

“渔父歌”是最早的吴歌.如果这不是楚语的译文,则似乎说明吴语和楚语在民歌形式上的接近《说苑· 善说篇》里记载了一首“越人拥揖歌”,无法阐释,另附楚语翻译,歌辞形式近似上述“渔父歌”。越歌原文大概是语音的转写:“滥兮林草滥予昌擅泽予昌州州堪州焉乎秦青青缓予乎昭溟秦逾渗堤随河湖。”楚语译为“今夕何夕兮,寨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工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警垢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今天把原文和译文对照着看.我们怀疑这首歌所代表的“越语”不属于汉语系统,不同于“吴语”的前身。


《吴越春秋》和《说苑》是汉代的作品。晋以后的“子夜歌”和“吴声歌曲”显示了吴语的词汇特点,如第一人称用“侬”而很少用“我”,但是“侬”多系女子自称。荆楚间流行的“西曲歌”里也同样出现“侬”字。“侬”字的音义有待于考释,今吴方言“侬”多半用作第二人称。

南朝宋刘义庆撰《世说新语》 有两段记载,透露了一些有关吴音的特点。《雅量篇》 :“桓公伏甲设撰,广延朝士.因此欲诛谢安、王坦之。… … 谢之宽容愈表于貌。望阶趋席,方作‘洛生味’,讽浩浩洪流。桓选其旷远,乃趣解兵。力刘孝标注引宋明帝《文章志》 日:“安能作‘洛生咏’, 而少有奔疾,语音浊。后名流多教其咏,弗能及,手掩鼻而吟焉。”(《晋书· 谢安传》同)谢安的鼻疾疑是南人对北音的印象。

《世说新语·政事篇》 :“王承相拜扬州,宾客数百人并加霑接,人人有悦色,唯临海一客姓任及数胡人为未洽。公因便还到任边云:‘君出,临海便无人。’任大喜说。因过胡人前弹指云:‘兰图!兰朋。’群胡同笑,四座井惊。”“兰阴”二字大概是胡语的转写,褒誉赞叹之辞。

上面两个故事说明东晋南朝江左的知识分子吟诗都拿北音作标准,但未能完全摆脱乡音。《颜氏家训· 音辞篇》 :“易服而与之谈,南方士庶数言可辨;隔垣而与之语,北方朝野终日难分。”可见江左士族操北语而庶人操吴语,河北阶级虽殊,而语言无别。”

魏晋南北朝时汉语方言的划分,在郭璞《尔 雅》 、《方言》 注里有些暗示。如荆楚(或楚)、关西、河北、齐(或东齐)、江南、江东,都是较大的方言区。“江南”指长江中部南岸。而经常提到的“江东力,是指长江下游 南岸或东吴(即江左),东晋南渡后的主要根据地,是郭璞和大批士族以及一部分平民南渡后侨居的地区,相当干今日的吴语区。这时北方士族和江东士族接触,养 成了“共重吴声”的风气。金陵方言似属于吴语范围。南音轻浮,北音(以“洛生咏”为代表)重浊,是当时的一般印象,《颜氏家训·音辞篇》和陆德明《经典释 文· 叙录》中都有类似的描写。关于中古时期的吴语,从梁顾野王《玉篇》和唐陆德明《经典释文》 中可以发现一些方言字反切。

南宋建都杭州达148年(公元1128 1276 年),越中方言受了北方话(中州音)的影响,明显地反映在今日带有浓厚“官话”色彩的杭州话里。杭州话属吴语,可是文白异读的字较少,(如“问味”声母只读v-,不读m-)儿尾词很发达,人称代词完全采用北方话的,都是北方话影响的结果。可是拿杭州话和邻近的绍兴话比较,就显出北方话影响的局限性和吴方言的稳固性,这也是封建统治时代必然的现象。

明清以来,昆曲.弹词、小曲和小说里有许多说白和描写是运用苏州话的。但是纯粹苏州话的文学作品要推晚清的小说《海上花列传》,后来《九尾龟》、《歇浦潮》、《吴门絮语》等都是在《海上花列传》的影响之下产生的。《海上花列传》的描写部分还是采用了北京话或北方话,只有对白才是苏州话。例如:


王阿二一见小村.便摔上去嚷道:“ 耐好啊!骗我阿是。耐说转去两三个月啘,直到仔故歇坎坎来!阿是两三个月嗄?只怕有两气年哉!我叫娘姨到栈房里看仔耐几埭,说是勿曾来,我还信勿过。间壁 郭孝婆也来看耐,倒说道勿来个哉。耐只嘴阿是放屁!说来哚闲话阿有一句做到,把我倒记好来里!耐再勿来末,索性塔耐上一上,试试看末哉。”小村忙陪笑央告 道:“耐覅动气,我搭耐说。”便凑着王阿二耳朵轻轻的说话。说不到三四句,王阿叹忽跳起来,沉下脸道:“耐倒乖煞哚,耐想拿件湿布衫拨来别人着仔,耐末脱 体哉,阿是?”小村发急道:“勿是呀,耐也等我说完仔了口圼。”(《 海上花列传》 第二回)

现代吴语的分布区域包括江苏省江南镇江以东部分(镇江不在内),崇明岛,和江北的南通(东郊一部分)、海门、启东、靖江等县,以及浙江省的绝大部分二从语言特征上说,靖江和丹阳是吴语的北极,接近下江官话,浙南温州、金华.衙州三区是吴语的南极,境内还有闽南话(人口约100 万)、 畲话和蛮话。从历史的角度看,今天吴方言内部的复杂是有悠久的历史背景的。扬雄《方言》 中并提吴扬、吴扬江淮、吴楚衡淮,足见吴方言和江淮话在两千年前就有了特殊的密切关系。今天浙南上语的复杂,也不禁令人联想到扬雄《方言》 里并提的吴越、瓯越、扬越(一说即南越)、荆吴扬瓯、东瓯(郭注:“东瓯亦越地也.今临海永宁是也。”一说东瓯即瓯越,永宁即今永嘉)、西瓯(郭注:“西 瓯,骆越别种也”)浙南欧海方言的历史背景,包括不同方言或不同语言的接触,尚有待于今后的调查研究。不过典型的吴语,从多方面考虑,以苏州话为代表是比 较适宜的。可惜它不能代表浙南,所以另以永康话为例,略作补充。